新浦京8883平台下载|主页(欢迎您)

我爱您!政协委员“爸”气表白!
信息来源: 兰溪政协
发布时间: 2022-06-19 17:32
浏览次数:
字号:[ ]

父爱如山,包容万千。父爱无声,给予所有。诗人北岛说:父亲是一本书,没有华丽的词句,却有道不尽的真实。父亲的爱,是默默的付出,是静静的关注,是慢慢的浇灌。

不得不承认,我们身上总有父亲的影子。时光如梭,这些年您总有好多话想与父亲讲。父亲节之际,让我们看看政协委员们想对父亲说什么:

政协委员 何文平


美国哲学家艾瑞克弗洛姆在《爱的艺术》中说,“父亲则代表人类生存的另一个极端:思想的世界。”父亲对我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,他是我们村第一个上大学的,导致我家里从小有二多,一个是书多,一个是藏品多。书多,让我恢复高考后比同龄人更多的接触到书面知识,进而完成了人生的重要一步考上大学。藏品多,造就了我比常人多一份收藏的意识,如今建立了华夏古灯文化园。


父亲离我远去多年,父亲节到了,我想对父亲说:“老爸,父亲节快乐!“

政协委员 朱兰庆


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”年过半百的我很庆幸“子欲养而亲还在”。

从我记事起,父亲就很少在家,只有过年的时候回来,那时我很期盼过年,那样就可以见到父亲了。因为很少跟父亲一起生活,久而久之与父亲也有了距离,也不理解为什么父亲不跟我们一起生活。父爱的表现,不像母爱般唠叨不停,而父亲往往是在你无助的时候,成为你避风的港湾。父爱常是无需言语,只需行动。尽管当时我已成家,六十多岁的父亲依然帮我摆摊,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,像是搬桌椅板凳拿一些煎馃工具,减轻我的工作量!常言道“当家才知油盐贵,养儿方知父母恩”,我懂父亲的爱,儿时他长年累月在外工作,只为让自己的妻儿过上幸福的生活,舍弃自我,只为履行他自己的“责任”。当我可以独当一面时,父亲退居二线,做我最坚强的后盾,每天跟我早出晚归。时常看着父亲忙碌的身影,心中感慨万千,父亲那么大年龄还在为了我们这个家而努力,我有什么理由不奋斗!为了生意更加红火,迎合大众的口味,我在传承的同时不断创新,将本是街边小吃的“鸡子馃”发展成了兰溪小吃的一张金名片——“兰庆鸡子馃”。我从一开始跟着母亲打下手帮忙做“鸡蛋馃”,到现在成为代表性传承人。可以说,没有父亲的鼎力相助,就没有今天的我。擎起妻儿一片天,遮风避雨赖双肩;甘心承得千般苦,父爱无言深似渊。

政协委员 吴悠


怀孕后老公期待宝宝的样子,让我不禁好奇起当年父亲是如何期待我的出现的。母亲说他“穷大方”,花巨款给我买了辆婴儿车,最后是坐火车一路站票扛回的家,手都举伤;母亲说他脾气可“古怪”了,见不得小小的我生病,我一生病他就生闷气,边生气边熬几个通宵带我看病;母亲说他可会“迎合”了,我喜欢小猪,他就天天一大早抱着我去隔壁人家猪圈看杀猪,也不怕被熏着。这满满的吐槽,却全都是笨拙真诚的爱。


爱是代代传承,如今我身边的这位准爸爸在他第一个父亲节里,一样笨拙真诚地期盼着他的礼物能平安健康到来。

其实子女的心跟父母的心是一样的,只愿父母能够平安、健康。借此机会想对我的父亲说,老爸我很爱你。

也祝所有的爸爸、准爸爸们,父亲节快乐!

政协委员 姜憬



谢谢您,帅气的爸爸。

我爸最大的优点就是:帅!很帅!浓眉大眼、目光坚定,组团出道那也是颜值第一!直接拉高我对男士审美的硬性条件······嘿,打住!我爸万一看到文章,肯定内心天雷滚滚,怀疑我来说单口相声!哈哈,今天好好夸夸我亲爱的爸爸。

记忆里,老爸是一位严肃的技术宅男,家里面积最大的家具是书墙和书桌,而书桌上必然有木案子用来工程绘图,上面有各种测绘工具。我爷爷是兰溪第一位享受高工待遇的机床厂元老,受我爷爷影响,我爸四兄弟全都从事与机械设计、制造、加工相关的产业。我爸这人很“特别”,从事机械行业还琴棋书画样样都爱,画画惟妙惟肖,书法信手拈来,老头子都七十多了,心态却年轻,现在还爱捣鼓萧、笛、二胡这些国乐,更是金钟岭社区老年乐团的忠实骨干。

父亲节到了,祝愿我帅气的老爸健康长寿、幸福平安,老爸,我爱你哟!

政协委员 翁雪飞

记得6岁那年,您解开我的发圈,去帮助他人扎住米袋;记得15岁那年,我裁了窗帘做舞裙;记得好多好多您对我的疼爱与教导,让我有勇气、有毅力、有决心面对这些年工作与生活中的一个又一个挑战。您的笑脸好美,您的爱护好甜,您的教育好暖......有一种情感如山连绵,有一种光永存心间。感恩有您,老爸,好想好想告诉您一个隐藏女儿心间多年的秘密:能成为您的孩子,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!老爸,父亲节快乐!


写于最后:

总有一个时刻,您会细问自己:父亲于我是怎样的一种存在?

小时候,总认为他有无穷的力量,因为他会把我们放于肩膀举高高,会搬起母亲和我们都望而却步的重物,甚至偶尔跟母亲争执“冲突”,他也总是胜利者,更不用提对我们的动手式“教导”;他有很大的胆子,因为他敢在漆黑的夜晚外出,我们有时候握紧他的手,挤着眼随着他的脚步,还有时候跟在他身后本就害怕,他还扭头号召我们走快点;他有许多技能,会动手给我们做些小玩具,还会有几个自己的拿手好菜,会当电工布电线、换灯泡,会当木工修桌椅、做板凳。总归,他是万能的,是这世界神奇的存在。

后来啊,总认为他太强势,没有母亲的柔声细雨,读书成绩不好要训斥、太调皮贪玩要训斥、兄弟姐妹吵闹打架要训斥,在他面前我们都小心翼翼;总认为他太谨慎放不开手脚,外出路远、下雨天都要送我们,还经常听到他和母亲精打细算家里的收成与开支;总认为他太“老土”不跟潮流,新鲜的事物接触很少,有时候对我们认为很时尚的着装与发型也会“指指点点”;总认为他太难理解,与我们话语不多,好像漠不关心,却什么事都难逃他的手掌心。总归,他是奇怪的,是让我们妥协的存在。

长大后,我们开始忙碌自己的事情,工作,成家,做父母。这时候向父亲叮嘱最多的就是不要太宠孩子,不要太辛苦,要照顾好身体。而世间百态,总有不同的境遇,我们有的守在父亲身边,看他慢慢老去,心疼也无奈;有的离开家乡,总会在与母亲打电话的时候问一句:我爸呢?有的已经与父亲走散,天各一方唯有梦里相见,思念成河却无以言说,多期望有部电梯可以直达天堂,不顾一切去看他,告诉他这些年的所有事,告诉他我们的儿女长得像他又像我们。

无论是每日守护常相伴,还是山高路远不能见,亦或斯人已逝成惦念,父亲节,都想“爸”气表白,老爸,我爱您!永远!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